【自在副刊】林水福/ 我的朋侪石川啄木

养老股票龙头

据最新消息表现,中国老龄人口达2.5亿。有阐发认为,随着人口老龄化加剧,养老供职需求日渐增多。那么,哪些养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图◎黄子钦

◎林水福 图◎黄子钦

朋侪有很多种,有亲信挚友,有君子之交淡如水的,也有阶段性朋侪。

我与啄木来往数十年,不敢说是他的亲信挚友,也不认为本身对他相识很深,却也不是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那种,如有似无的友谊。

由于,啄木一直在我心当中,不时显现心头。

我熟悉啄木早在大学时刻。

那是原土洋传授上课时引见的。原土传授是时枝诚记东大退休后转到早稻田的关门门生,特长虽为国语学,喜读文学作品,上课经常引见日本文学。或许是语学特长,原土传授的申明浅显易懂,对语法分面的诠释更是深入浅出,毫无文学专攻者轻易涌现的晦涩隐约的申明。

我记得他引见过的啄木的短歌,比方:

「东海的小岛海滩/我泪湿了白砂/和螃蟹嬉玩」

【自由副刊.给孤独】 李时雍/暗暗

◎李时雍◎李时雍罩里的灯,瞇微起了眼睛,铺陈的灰地毯更黯淡、沉默,像也瞌睡着。几人的身影在房间仅余下一些缠绕的线条,拗曲的背脊似猫,令足踝和肘腕缓缓地旋扭像琴手调音。窗上

「沿着面颊流下的眼泪/我不擦拭它/忘不了以一握之砂示我之人」

「我趴在砂丘上/遐想/初恋痛苦悲伤的那一天」

「无生命砂子的悲哀呀/沙沙 沙沙地/从我紧握的指尖 滑落」

「开顽笑地揹起母亲/我饮泣因她过轻的体重/走不到三步」

大抵倾向怀乡、恋爱、对父母的思念。原土传授自小落空父母,孤儿自是困难曲折的生长进程,得自力更生,自力更生。因半工半读,年岁较大才上大学。结婚后夫妻感情不睦,远走美国数年以后,来到还是异国他乡的台湾。引见对父母爱的向往,对老家的思念,恋爱的追随等,应有着原土先生本身的情绪投射吧!

想一想我本身,为何也喜好啄木呢?

我诞生台湾中南部的云林乡间,初三那年因父亲健康情况不佳,没法继承粗重的农耕,举家迁至山城埔里,做小买卖为生。埔里山明水秀,冬温夏凉,啄木思念老家的短歌「面临老家的山/我无言/老家的山 让人感谢感动呀」,很能引发我的共识。

固然,关于天然的思念不会仅止于天然,而是包括在这天然当中的人与事。我昼夜徜徉于埔里的只要准备考高中的一年及念埔里高中的一年半。虽然只要短短的两年半,在我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影象以及永久的思念。与我人生其他时代的两年半不是等值的。

发表评论
sunbet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